im体育网

“腾讯系”和泰人寿迎来新掌门四成股权遭质押或冻结

2022-09-09 05:32:23

  “腾讯系”和泰人寿迎来新掌门四成股权遭质押或冻结依靠腾讯系和中信国安系等多家知名股东发家的互联网寿险企业——和泰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和泰人寿”),经营之路并没有“背靠大树好乘凉”。和泰人寿成立五年累计亏损超过5亿元,目前总经理一职仍处于空缺状态,去年投资曾踩雷宝能系。

  近期,和泰人寿官网信息披露公告称,将投资业务风险行政责任人变更为洪宁,此前该职位由刘鑫担任。而上个月经山东银保监局的批复,洪宁从刘鑫手中接棒和泰人寿董事长一职。

  事实上,和泰人寿前董事长刘鑫来自其股东中信国安系,人事动荡的背后,也是股东内部体系的动荡。和泰人寿成立不久后,中信国安集团便深陷债务危机。根据偿付能力报告,2019年一季度,中信国安有限公司持有和泰人寿20%的股权被质押,同年三季度该股权被冻结,截至今年二季度末,该股权仍处于质押和冻结的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自2020年10月时任总经理李玉泉辞职后,和泰人寿总经理一职便悬空至今。去年12月,胡峰担任起和泰人寿临时负责人,任期截止至今年6月7日。

  洪宁履新董事长后有何新思路?和泰人寿何时觅得新任总经理人选?记者多次致电和泰人寿,但无人接听。或许是和泰人寿信披工作过于匆忙,公司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的电子信箱被披露为一个固话号码。

  8月10日,和泰人寿发布信息披露公告称,将公司信用风险管理能力、不动产投资业务以及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投资业务风险行政责任人由刘鑫变更为洪宁。

  风险行政责任人的变更其实并不意外,7月25日,根据和泰人寿发布的临时信息披露报告显示,经公司董事会决议,并经过山东银保监局核准,洪宁自2022年7月21日起担任和泰人寿董事长。此时,距离洪宁加入和泰人寿并担任董事已经过去8个月的时间,董事长的变更早就在酝酿之中。

  根据和泰人寿2022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刘鑫在一季度时已提交董事辞职报告,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职位。但鉴于刘鑫的辞职将导致公司具备任职资格的董事人数低于《公司章程》规定人数的三分之二,根据《公司章程》相关规定,在新的董事就任之前,刘鑫将按照相关的规定继续履职。

  4月8日,和泰人寿在北京以现场会议方式召开2022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更换董事并选举刘刚健为第二届董事会董事的议案》、《关于更换董事并选举刘志奇为第二届董事会董事的议案》等五个议案。

  如果监管批复了刘刚健和刘志奇和泰人寿董事的任职资格,那么其董事人数依旧符合《公司章程》相关规定,刘鑫辞职将如愿以偿。如若在暂未找到新任董事长的适合人选之前,刘鑫便辞职的话,和泰人寿或将陷入群龙无首的局面,而洪宁的出现恰好解决了董事长后继无人的燃眉之急。

  如此看来,洪宁从刘鑫手中接棒董事长职位后担任风险行政责任人似乎顺理成章。61岁的洪宁在投资领域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历任高盛集团全球合伙人、高盛投资银行部大中华区主席兼中国投资银行部联席主管、美国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投资银行部执行副总裁等职。

  除了董事长的变动,和泰人寿主要管理人员的空缺也备受行业关注。据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11月,保险老将李玉泉加入初生的和泰人寿,担任总经理职位,此前他长期在人保系任职。在任职将满3年之际,李玉泉便悄然辞职,2020年10月,时任和泰人寿董事长的刘鑫代行总经理职权。2021年底,胡峰被任命为和泰人寿临时负责人,任期截止到2022年6月7日,目前已不再担任公司临时负责人。

  公开资料显示,胡锋曾经在恒大集团任职,历任原西藏保监局办公室副主任、原保监会资金运用监管部交易监管处副处长、恒大集团有限公司投资管理中心总经理、恒大金融控股集团(深圳)有限公司总裁助理等职。2021年10月起,胡锋担任和泰人寿副总经理。

  就当前情况而言,距离上一任总经理离职时间已将近2年,和泰人寿尚未觅得新任总经理人选。

  官网资料显示,和泰人寿成立于2017年,注册资本金15亿元。由中信国安有限公司、北京居然之家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金世纪工程实业有限公司、北京英克必成科技有限公司(腾讯全资子公司)等8家企业发起设立,背靠腾讯和中信国安两棵大树,股东实力强大。

  尽管借势股东强大的实力背景,这家诞生于齐鲁大地的互联网寿险公司至今未能实现盈利,经营之路显得比较平淡。数据显示,2017年—2021年,和泰人寿净亏损分别为1.34亿元、0.78亿元、0.94亿元、0.62亿元、1.29亿元。2021年,和泰人寿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1.22亿元,是和泰人寿自成立以来保险业务收入第一次出现倒退的情况,同比下降37.56%,并且当年净亏损同比扩大一倍多。

  对于2021年亏损扩大的原因,和泰人寿并未在年度报告中做出解释,但记者注意到,当年和泰人寿先后两次对民生信托—至信763号宝能汽车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计提减值准备,合计1.26亿元。根据年报,2021年和泰人寿计提资产减值损失1.14亿元,而2020年同期该数据仅为0.05亿元,投资信托产品踩雷拖累了和泰人寿的净利润表现。

  踩雷宝能系之后,和泰人寿尚有40%的股权处于质押或者冻结的状态,而该被质押或者冻结股权涉及4家股东共6亿股持股。具体来看,截至今年二季度末,中信国安所持的3亿股全部被质押和冻结;栾川县金兴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所持2.1亿股全部被质押和冻结;秦皇岛煜明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合丰泰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分别有0.45亿股被质押。

  去年10月,银保监会发布《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行为监管办法(试行)》,统一银行保险机构的监管标准,明确股权质押比例超过50%的大股东不得行使表决权。这意味着,以上所述的四家股东,目前无法对和泰人寿行使表决权,这会对和泰人寿的经营产生什么风险?该问题未获和泰人寿答复。

  根据2022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和泰人寿上半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8.46亿元,同比增长86.75%;实现净利润0.16亿元,同比增加0.14亿元,经营业绩似乎有了起色。

  恰逢和泰人寿成立五周年之际,和泰人寿曾公开表示,2022年公司将继续探索差异化、特色化高质量发展模式。面对转型挑战,公司坚持投资、负债、内部管理三轮驱动,努力降本增效,提高公司自我发展能力。谙熟投资的新掌门洪宁能否带领和泰人寿在今年摆脱亏损,值得关注。